我們移民要死在哪裡?

前幾天有位鄰居告訴我,另一位鄰居前段時間去美國旅遊的時候,非常不幸的,她老公在當地病發去世了。但令人十分不解的是他的死因,是腎結石引起的併發症,據說結石堵塞輸尿管帶來的疼痛是難以忍受的,難道一直也沒有發現嗎?

實際上並不是他沒發現,而是醫生沒發現,老人家是早就去看過的,可是醫生沒有好好檢查。怎麼知道叫那對夫妻期盼許久的一次美國之行,兩個人一起出發,回來時卻變成只有一個人。

她說著越來越激動,埋怨這裡的醫療太差,看專科醫生就要等幾個月,好不容易等到了,醫生也不一定認真幫你看,結果小病變大病,最後想救都救不回來了,而且情況在這樣的小省份顯得更為嚴重。同樣的報導內容我在網絡上看過,可是聽說在鄰居身上都發生了,似乎也才真正見識到了加拿大醫療體系上存在的問題。

跟她聊過回來,我有些不由自主地開始想:

「我想死在哪裡?」

這種醫療體系的問題,不單在加拿大有,在日本一樣也有,誰也沒有辦法一時半會就改變,而我在加拿大身為一名外來者,更應該接受這些事實。萬一在加拿大身患重病,就是因為同樣原因發現得晚,我也會覺得沒有辦法。來這個國家,生活在鄉下,畢竟都是自己的決定。

記得有一次回日本,和我媽一起出去溜著我女兒的時候,我就說:

「發生了甚麼事情,最後死在中國也沒有遺憾」

我當然沒有選擇在中國國內抗日示威正熱的日子裡說這句話。但是「死」字在我們家從來也不是要忌諱的,認為這種事本來就沒有吉利不吉利,儘管不是為死而活,最終也會有那一天。只是有一點非常清楚,那天我的意思卻也不是想死在中國。

一樣的,死在加拿大我也沒有遺憾,又不會說想死在這裡。

我媽就不同,她非要死在日本家鄉不可。那年的大地震和隨後發生的核電廠爆炸引起了全世界都恐慌,遠在波蘭的鐵哥們曾向我提議暫時把我家人接到那邊去,她都不要,死都要死在日本。

而那位在美國變成了灰才回來的人,人家在這裡度過了一輩子,是否也像我這位鄰居所說,偏偏要客死他鄉是「太冤枉了」呢?

可是我好像從來也沒想過:

「想死在哪裡?」

我在日本、大陸、香港和馬來西亞都生活過,現在又來到了加拿大。別人可能覺得我的選擇比他們多,感情也像書中人物那樣豐富,根本也不會相信,居然連那麼一個選項我都找不到。在國外不知道的事情總是比過來前想像的要多很多,每天都在為了生存努力增加知識,但我不知道別人是否也像我一樣,為如何劃下句點反而越來越沒有概念。

我曾經寫過:

可以任著感覺出遊,都是因為還知道哪裡是家。如果是無家可歸的人,心中也沒有了依靠,這個時候的他,也只能算是在流浪。知道家在哪裡,我們才可以欣賞也可以享受,前往目的地的路,同時也是回家的路,有始有終,這樣才叫旅行吧。—— 《旅行的意義》

家還在日本,但總有一天要把老人給送走,那到時候我的家將會在哪裡?別說想死在哪裡,還得先找到家在哪裡。當然命運也可能不會照顧我的想法,那一天突然要來到自己身上,其實我也來不及做主。可是我又怎能輕易地說這種事要順其自然呢。

加拿大就是我的家?要做好移民的決心是一回事,能否在這裡產生感情又是一回事。現在重新發現當初做的決定一點也不小。

老鳥 - 來自日本的鳥人
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,在大連、哈爾濱、廣州、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。若干年前一分快三,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。

最新發表的文章

到時候我還在不在?

我今年四十二,應該還不算老,說年輕好像也有點太假...

你最近還好嗎?

「你最近還好嗎」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,在兩個不同的語...

生活中的關鍵詞

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,生小孩的生小孩,在他們...

最受歡迎的文章

I-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

旅客沒有把I-94退還的情況之下,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,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。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,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。

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?

去年(2018年)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,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。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,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,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。

去非洲?打疫苗先

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,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,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,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。具體要打甚麼疫苗,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,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。